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咣——!

苏瓷的后脑勺重重撞在青铜鼎底部,嗡嗡地回响,震得耳朵生疼。

整个人都摔懵了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紧接着,身上一重,嘴被人狠狠咬住。

咔嗤!

都咬破了,疼得她全身一颤。

她被压了个结结实实,只剩下两只手还能挣扎一下,推也推不动,只好去抓萧君楚肩头的皇袍

很快,她两只碍事的手也被拧住,举过头顶,被他一只大手轻易拘在一处。

完蛋了啊!

苏瓷忽然想起一件事,书里曾经交代过,这疯批皇帝是被狼养大的,曾经吃过人肉,后来为了登基,逼死先帝,剐了手足,还把所有兄弟的亲眷,一个一个,全都从城楼上扔下去取乐。

他现在不会是想吃了她攒劲儿吧!!!

身上,萧君楚含着苏瓷被咬破的下唇,闭着眼,用力吮吸,眼见着好运气正一滴一滴被吸过来。

虽然又慢又少,但是聊胜于无,只要待会儿跳崖时,能抓住崖下那棵歪脖老树就够了。

偏巧,苏瓷这渣女,因为常年食花喝露水,身上和血液中有种专门诱惑男人的暗香,他被那香味撩动得有些血脉喷张,就又狠狠咬了一下,疼得身底下的人哭了一样的哼唧,整个又抽了一下,却完全挣扎不得,分外惹得人想要凌虐。

终于,外面的祭祀似乎已经开始,有人正在作法,青铜鼎下的温度开始升高。

很快,上面的盖子被推开一角,有人要灌注药水下来,机会来了!

“走!”

伏在苏瓷身上的萧君楚,如蓄势了许久的箭,猛地抓了她,悍然跃起,撞翻青铜鼎,按照前世的记忆,少走了一条弯路,提前避开三处攻击,居然比上一次早了十七步,提前从绝顶之上,一跃而下!

“啊——!”

女人的尖叫声,带着拐弯,喊破了音,随着漆黑的皇袍,直直落入深不见底的深渊。

而苏瓷跟萧君楚,则死死抱在一起,挂在了断崖下探出的一株歪脖子老树上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