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果然,萧君楚站到她面前,面容沉冷,双手捧着她的脑袋,偏头,微躬了脊背,用力将唇摁在了她的唇.瓣上,闭了双眼,长长一吸。

软嫩的唇.瓣,若是动作轻一点,倒是比直接啃感觉好一些。

他被她唇齿中的暗香刺激,本能地摩挲了一下。

之后,这种唇齿厮磨带来的不可控制的感觉,让他戒备不安,不想再尝试第二次。

狼,除非想要繁衍出自己的幼崽,否则,与母狼做无谓的纠缠,只会丧失斗志。

他还有很多事要做,不会无谓地浪费时间。

却不想,两片有些僵硬的唇,忽然被苏瓷衔了一下。

一大滴金色的好运,正从她头顶上,胖乎乎的,歪歪扭扭地晃动着,向他这一头滚来,一次填了日晷上的半个时辰。

之后,他被一双小手轻轻推开。

苏瓷低着头,支吾了半天,糯糯道:“陛下,我……我饿了……”

她紧张不安的目光瞅着那边的河水,不敢抬头看他。

萧君楚唇角一抹冷笑。

苏瓷果然还是苏瓷,到了苟命的时候,就只想着用身体解决问题。

不过也好,他要运势,她要活命。

这样的交易,简单。

“好。”

他亲手替她将宽大黑袍的领口,收得严丝合缝,又将腰间丝绦仔细紧了紧。

最后,蹲下身子,咔嗤——!将长出来的一截撕掉。

之后牵着她,出了树林,将人安顿在河边。

“在这儿等着。”

萧君楚嗓音中竟然还带着几分轻松,径直趟去了河里,捞鱼!

午后的日光,洒在喧闹的河水中,如碎银子一般闪闪发亮。

他猫着腰,双眼盯着水中的鱼,散发着狼在狩猎时才有的亢奋的光。

苏瓷乖乖抱着膝盖,坐在鹅卵石上,望着他,这个时候,才有功夫细看,原来,疯批皇帝虽然疯起来吓人,可是,实在是长得太好看啊。

书里说,他不似纨绔子弟那般风雅,也不同于萧氏皇族其他人那样高贵。

他是疯皇,是一头披着最华丽皮毛,最凶残,最疯狂的野兽。

站水中的人,小麦色的肌肤,比寻常男子略黑一点,衬了双暗黑系的眼睛,凌乱而微湿的发丝,强悍的臂膀与劲瘦的腰背,狰狞而血腥的伤口,再次湿透的绸缎裤子,低低地挂在腰跨上,贴裹着翘臀。

暗黑,战损,湿身,这是什么邪恶的人间欲望……

苏瓷用手背贴了贴不知为何发烫的脸。

站在水里的萧君楚,蓄势许久,终于挑了条最大的鱼,一眨眼的功夫,双手快如闪电,一进一出,扑啦啦!

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,就被他牢牢抓在手中,扑腾了一脸水,让额前凌乱的发丝,几缕贴上脸颊。

“哈!”他难得开心一笑。

只有狩猎,才是本性的自然宣泄。

即便是阴鸷骇人的狼眸,此刻也笑得煞是迷人,黑白分明,如堕入人间的星子。

可惜……,此情此景,苏瓷没看见。

萧君楚扭头。

河卵石滩上,空荡荡。

他的食物,长腿跑了!

苏瓷竟然敢跑!!!

疯皇从来没想过,这么一会儿功夫,会有人敢从他手底下一次两次地逃跑!

前世里,他即便落难,被卫九泠断了手脚,泡在酒坛子里,那份疯狂,也没人敢轻易靠近半分。

他凭着一份余威,仍然将这天下搅和得天翻地覆,最后所有人同归于尽。

现在,他手脚都健在,摆在嘴边的食物居然都敢跑!

那个愚蠢的女人是不是忘了他到底是谁!!!

杀心一动,萧君楚眼见着自己明明已经吸满两个时辰的运势开始急速见底!

胸口的伤处,剧烈的痛痒沿着血脉,开始如虫一般漫延向四肢百骸!

倒霉!

卫九泠留下的剧毒,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!

他当即双腿不稳,跪倒在河水中,屏足最后全力,仰天长嚎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