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疼!

苏瓷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,疼得想跳脚,却不敢乱动。

感觉自己不是在被这疯批啃嘴,而是在被他吸脑子。

“哎呀,你看我哥哥他……”河边大石头那儿,少女气得跺脚。

“琅琊,回避吧。”巫医将她掰转过去,背对那俩人。

其他狼奴,依然跪着嶙峋的鹅卵石上,将脑袋埋得更低。

萧君楚这次有自己人在身边,啃得漫长而从容,一心只专注于他的运势如何增长,并不管会有什么别的反应。

他毒发这一会儿功夫,已经被折磨得如行尸走肉,现在抱着苏瓷吸到了好运,居然可以奇迹般地与体内的毒性相抗衡了。

直到日晷上的第二个时辰金色运势将满,他才终于啃得没那么凶猛。

苏瓷的日晷,要消耗三个时辰,才能填满他一个时辰,让他不得不小心存着。

而周围的这些人,他刚才已经一一看过了,并不见头顶有什么运势。

为什么只有苏瓷的运气可以与他共享?

大概是因为他上辈子将她整个人都吃掉了,所以,两个人已经融为一体。

等到整个人都重新活过来了,萧君楚开始秋后算账。

“瓷儿啊,你今后若是敢再跑,朕就将你的脚趾头,一根一根亲手揪下来喂狼!”

他依旧闭着眼,嗓音极低,不知为何,有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喘息不平和黯哑,说完,又晃着头,用力将唇在她嘴上摩挲了一下。

含混而缠.绵,“然后是手指头!”

“然后……,是身上的每一块肉!”

之后,总算放开她,睁开眼,将额头与她额头抵在一处。

“总之,你哪里弹,哪里软,朕全都知道。”

他上辈子,在崖底生不如死,不人不鬼的那半个月,可是一口一口,认真地把她吃完的。

“记住,不要再耍什么花样!朕从来不吓唬人。”

说着,又狠狠咬了苏瓷的脸蛋儿一口,留下一圈儿牙印儿,比琅琊脸上那朵花还大!

呜~?

两人身边,探出一只巨大的狼脑袋。

银色的巨狼是在场诸位里唯一不识相的,它坐下来跟苏瓷差不多高,不知何时杵在了两人之间,喉咙里大狗子一样哼唧一声,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