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“出来。”

外面,是萧君楚冷冷的声音。

别以为躲在朕的大氅之下,就没事了。

“我不!”

苏瓷双手又紧了紧他的腿,往上攀了攀,继续抱住。

萧君楚:……

“出来,别逼朕亲自动手揪你出来!”

他依旧漠然。

“有蛇!我不出去!”

苏瓷索性拱开他袍子,将脑袋藏进袍子底下,死都不肯出来。

被人强行钻了,萧君楚不要面子的?

“苏瓷!你放肆!朕是大烨朝的皇帝!朕现在命令你立刻出来!”

苏瓷才不管他是什么鬼皇帝!

抱紧大腿,顾头不顾腚,将脸往他两腿之间糊,说不出去,就不出去!

小时候村里流行养蛇赚钱,她曾经淘气,掉进过蛇窝里,里面全都是手腕子那么粗的大蛇。

等后来全村出动,把人找到时,早就已经哭得没声儿了,孩子差点都被吓傻了。

从那以后,苏瓷就怕蛇,一切看起来像蛇的玩意都见不得!

刚才,她竟然手里有条死蛇,简直被吓丢了半条命,自然是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,说什么都不会出去的!

然而,萧君楚并没什么好耐心。

不出来是吧?

他眸光一沉,看了眼身边的狼奴,那狼奴便过来动手拽人。

谁知,被吓疯的人,多少都有异于常人的力气!

竟然拽不动!

苏瓷躲在萧君楚大氅下面,脑袋钻进他袍子里面,将他的裤子和里面的亵裤一并死死抓住,就是不放手,誓与皇内裤共存亡!

“好了!住手!”

萧君楚嘴角抽了抽。

朕的裤子都要被你们拽掉了!

又不能把裤子脱下来,把人砍了,再把裤子穿回去!

这时,巫医送过来一只烤兔腿解围,“陛下,怀柔政策……怀柔……”

萧君楚:……

没多会儿,苏瓷就嗅到一阵阵肉香。

“瓷儿,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,是不是饿了?”

萧君楚拿着一只兔腿,对着自己的两条长腿晃,画风诡异。

他在外面的嗓音,忽然温柔,就比震怒更诡异。

可是……,咕噜噜……

苏瓷肚子不争气地叫出了声儿,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。

两人又僵持了好一会儿,恐惧终究抵不过饥饿,苏瓷被转移了注意力,总算放过萧君楚的“皇内.裤”,被兔子腿给哄了出来。

“没蛇了?”她紧张兮兮爬出来,接过兔子腿。

“早被你掐死了,还装什么柔弱!”

琅琊叉腰怒视,按着腰间的宝石双刀,若不是皇兄在此,她现在就乱刀剁了她,给小青青报仇!

“哦。”

苏瓷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控,又差点扒了疯批皇帝的裤子,待会儿不知道会被怎么收拾,只好老老实实缩成一团,坐在篝火边,怂怂地,一小口,一小口啃兔子腿。

琅琊不答应,晃萧君楚手臂。

“哥!你送我的小青青怎么办?就这么白死了?”

“再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萧君楚瞪眼。

琅琊一个哆嗦,不情愿地放了手。

哥哥一句话不说二遍,即便是最疼爱的亲妹妹也不例外。

他虽然疼她,但按照北域的规矩,也是她的主人。

萧君楚裤子保住了,目光沉沉转向苏瓷脑瓜顶,两道入鬓长眉,微微一拧。

阙浮生最得意的关门弟子,睡梦中掐死一条毒蛇,再正常不过,但是,怕一条死蛇怕成这个样子,就十分不正常了。

他盯着苏瓷的同时,余光发现巫医正看着他身上。

萧君楚顺着巫医盯着的地方,低头看看自己……

……!!!

他嗖地转过身去,背对所有人,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朕……,去沐浴,不用伺候。”

说罢,将宽大的大氅一抖,飞快大步去了河上游。

怂怂啃兔子的苏瓷:当皇帝的真是爱干净,被她扯了扯裤子而已,就要洗澡。

巫医呵呵笑,拈了拈编成小辫儿的胡子:

呵呵,年轻人嘛,千万不要节制,不然老了是要后悔的。

-

萧君楚在上游那边大石头后面一直泡着降温。

苏瓷坐在篝火边啃兔子腿。

现在的情况,可谓群狼环伺。

琅琊,是萧君楚传说中的双胞胎妹妹,两人眉眼酷似。

书里在萧君楚第一次出场时,曾描写过,说萧君楚小时候好看得像个女娃,兄妹俩站在一起时,常常分不清谁是哥哥,谁是妹妹。

再看巫医。

虽然岣嵝着腰身,拄着根法杖,头发乱蓬蓬的,胡子很长,又编成奇怪的辫子,脖子上还挂满了奇怪物件儿,可额头和眼角并没有什么皱纹,连手都不显老,显然年纪并不大,最多三十岁。

至于那些狼奴,则一个个极为低调,一身黑衣,束紧头发,全无任何特征,乍一看,与普通死士没什么区别,不同的是,他们每个人,都伺候着一匹巨狼。

狼是主,人是奴,而萧君楚,是群狼之主。

原书里讲,在北方的神山怒雪川之巅,有一座天狼宫。

当年先帝曾妄图征伐北域,问鼎天狼,却不料半途遭逢暴雪,敌人的影子没见到半个,兵士已死伤过半,最可笑的是,还把随行的宠妃柔宜给弄丢了。

后来大雪封山,先帝进退两难,被迫屯兵怒雪川下长达半年之久,直到第二年雪化山开,才草草班师回朝。

就在即将离开之际,他们又奇迹般地找到了失踪半年之久的柔妃,她当时已经身怀六甲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