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萧君楚一言未发,漠然重新闭眼。

天下第一人阙浮生有九个徒弟,最小的苏瓷,虽然无父无母,可自幼被养得精细,一出昆仑山,就是名动天下的娇女。

她为了保持身上那种若有似无,可以让男人心旌荡漾的暗香,传说是常年只吃花和露水。

这种女人,不是什么人都能养得起的。

之前在野外,为了活命,不挑食倒也罢了,现在进了城,上了碧海潮生楼,跟他要佛跳墙吃?

萧君楚没办法理解,便暗暗将此举归结为:可能的确需要补一补!

但是,再补,牙牙的衣裳,她穿可就系不上扣子了。

……

萧君楚躺着浣洗完毕,顺便小睡一会儿,谁都不敢打扰。

重华遣散了外面的乐师舞姬,对着苏瓷竖了手指嘘了嘘,再示意她留在这里,哪里都不要去,便悄然出去,掩了纱帐。

苏瓷嘴里塞着糕点,用力点头:去吧去吧,陪你们皇帝睡觉的事情交给我!

等周围安静了,她才悄悄出了露台,将耳朵贴在门口偷听。

果然,整座楼都悄无声息,应该是已经被萧君楚的狼奴彻底控制。

否则,他不会睡得这么放心。

她又踮着脚尖回到露台,隔着萧君楚,伸着脖子朝楼下看了一眼,立刻脚底板冒汗。

九层楼居然有这么高!

但事到如今,不想被送去谢无极手中,总要搏一搏。

这几天,她已经悄悄试过了,自己不但继承了原书里苏瓷的武力值,也继承了她每次出场都花式飞来飞去的轻功,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练习,不是很会控制。

但是,下面就是湖水,她水性好,应该问题不大。

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,想翻出露台,就得从萧君楚身上爬过去。

苏瓷特意扒拉倒一只茶杯。

不轻不重的当啷一声。

榻上的人,并没什么反映。

萧君楚这些日子,一直保持高度警觉,几乎昼夜不合眼,再加上身上有伤,就算铁打的也到了极限。

苏瓷又凑到他跟前,侧耳去听,果然鼻息间呼吸沉稳均匀,是睡得沉了。

于是,便脱了鞋袜,蹑手蹑脚,提着裙子,又捞了脑后长得惊人的头发,爬上榻。

赤脚,是为了没有声音,而且待会可以踩着琉璃瓦不打滑。

她小心翼翼,不碰到萧君楚一丝一毫,慢慢抬起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