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官城锦不可置信地慢慢转身,看见苏瓷横着鸦九剑,脖颈间,一道血痕,瞪圆了眼睛,正冷冷站在他身后。

“八哥哥,所有的一切,都是你的错!你不该看不起我。”

她将他刚才说的话,如数奉还!

官城锦在最得意的时候,被骤然割喉,气在一线,还不死心地望着掌中拖着的魔神血,无力地想要将它托举起来,从天灵盖送入自己的体内,给自己求一线生机。

苏瓷毫无表情地看着他无力挣扎,直到看着他手掌剧烈颤抖着,艰难举过头顶时,才无情地抬手,轻易将那魔神血给夺了。

魔神血一入掌心,她脖颈上被细线勒出的深深伤口,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。

萧君楚一面调息,一面补刀:

“哎,看来啊,有的人抢到了宝贝,撬开脑壳塞进去也没用。有的人呢,不需要去抢,只要拿在掌心,就立竿见影。魔神喜欢谁,膈应谁,一目了然。”

“喀……喀……”

官城锦的喉咙已经断了,发不出半点声音,全凭一丝执念撑着。

如今,最后这点执念都被人不费吹灰之力夺走,绝望大过身死的恐惧,看着空荡荡的掌心,身子彻底瘫了下去。

为什么?为什么?

他不能说话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偏过头,盯着阙浮生。

这个时候,他想起师尊了,想求他救他!

然而,阙浮生没了魔神血,已是油尽灯枯,即便心痛怜悯,也无济于事,眼中只有死灰般的苍凉。

苏瓷鸦九剑挥起,毫无情绪,一剑穿心,送官城锦了断。

“是你杀了胜三,自古杀人者死,八哥哥走好。来世要记得,不管别人如何看轻你,都不要随便作践自己。”

她绷紧嘴角,强忍着喉中哽咽,将剑从官城锦的尸体上拔了出来。

一身决然,仿如一个真正的终局审判之人。

萧君楚坐在对面看着,唇畔一抹欣慰笑意。

包子长大了,终于有皇后的模样了。

这都是他的功劳,是他教得好,养得好。

苏瓷将掌心的魔神血攥紧,扭头再看阙浮生。

他也在望着她。

他的白发,他的容颜,他的身体,历经百年,早就该去了。

如今没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