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嬴政强忍着笑意,看向秦风,说道:

“既然你先祖乃是子路,那更应当知晓孔子之言,若是说不出来,那便是冒充的。”

说着,他看向身旁的赵高:

“欺君之罪,该当如何呀?”

赵高躬身说道:

“车裂,诛九族。”

【嘶!我尼玛!好狠!】

【不对啊,我没有九族啊……家里就剩我自己了……】

“家里就剩你自己的话,那就凌迟处死。”始皇帝补充道。

秦风倒吸一口凉气,万恶的旧社会啊!动不动就给人处以极刑!

【人死鸟朝上,不死万万年!老子拼了!】

他看了看嬴政,又看了看周围一圈幸灾乐祸的博士,咬牙道:

“子曰‘君子不器’,意思是,真正的强者是不屑于用武器杀死对方的,极致的力量打死对方才是仁慈!”

大儒淳于越:“卧槽!”

大儒伏胜“卧槽!”

大儒茅焦:“卧槽!”

仆射周青臣手一抖,揪下来几根花白的胡须,疼得他一哆嗦,而后喃喃自语道:

“原来马屁还能这么拍?后生可畏啊!”

叔孙通倒吸一口凉气:

“师弟真是……人才啊!”

一时间,周围落针可闻。

所有人都跟见了鬼一样看着秦风。

“哈哈哈!寡人……哈哈哈!寡人还是第一次听到…….哈哈哈!”

嬴政终于不用再强忍,直接畅快的笑出了声。

扶苏目瞪口呆,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秦风,喃喃道:

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是这种意思,夫子明明是在说……”

秦风打断了他,仰天长叹,回忆道:

“家祖子路曾言,‘那一战,只见老师背后的肌肉隆起,隐隐浮现出一个狰狞的德字。’”

“胡诌八道!贼子!安敢胡言乱语!”

大儒淳于越当即跳出来,指着秦风鼻子骂了起来。

秦风也是豁出去了,翻了个白眼道:

“我胡邹八道还是你胡邹八道?我爷是子路,这是他告诉我的!”

淳于越气的胡子都一抖一抖的,怒道:

“若夫子真是如此形象,你家先祖为何还要拜夫子为师?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